分享至: FACEBOOK PLURK

最初的夢想

賴農維老師曾勉勵我們:考試是條孤單長路。而這條國考路,彷彿像是條暗無天日的崎嶇山路,每個人都摸索著煎熬著,埋頭前行且不知道盡頭,這一路走來的辛苦,也只有走過的人,才能夠體會。地獄大概不過如此吧?相信所有投身此道的同學們應該都是心有戚戚焉的。

突然,卻來到這輝煌的大廳,從國王陛下手中接受這樣高貴的獎賞。於是,他止不住問:國王陛下,這是真的嗎?還是個童話?──高行建

91年五等考取及93年四等考取至今,從上榜時的欣喜若狂、報到後適應工作的過程,乃至現在穩定的朝八晚五,我公務人員的身分也已經歷了6年。

想起當年我也只不過無意間,在報紙的分類廣告上看到志光刊登的招生訊息。剛結束一段戀情的我,大概是覺得閒著沒事幹,就這麼自己一個人來到中壢志光聽取公職考試的說明會。然後就在聽完講師的天花亂墜之後,我便滿懷希望地丟下一筆,自己人生中最最沒把握的,或者可以說是最冒險的投資。雖然在邁向金榜的過程裡我犧牲了很多東西,但現在回想起來我會進入到志光,似乎是神的旨意阿!

從小到大我都不是會唸書的料,最高學歷也只有高職補校結業而已,在學校裡我是後段班的學生,曾經翹課到差點被退學。所以在得知我成為國考生之後,不論是同學或朋友,有很多人都不看好我可以成功考取,只覺得我是一時的鬼迷心竅浪費時間,背地裡看笑話的人很多,當面表示不以為然的有、或勸我不要做白日夢的也有。雖然閒言閒語時常令人感到內心非常受傷,可我就是不願讓人家看扁,化悲憤為力量,全心全意地努力上課和讀書,非爭一口氣不可。

總想起那時我補習完獨自騎車回家,在無人的產業道路上寒風刺骨,我的心裡總是覺得好孤單,當然也曾懷疑自己是否有考取的能力。但是只要看到我老爸那麼晚還沒睡覺,坐在社區門口的橋墩上等我回家,默默守候著我,內心也就踏實了不少,最起碼身邊有一個最重要的人陪伴著我,這樣就夠了。對照起那些個說風涼話的人,我成功我失敗,老實說又干卿底事呢?既然已經決定了做這件事就不想讓人看笑話,我偏偏要做給人家看,讓別人知道我不是玩玩的!

在那段拼公職的歲月裡,努力的過程總是備感艱難屢敗屢戰,落榜了就大哭,哭完了還是繼續努力,雖然曾考慮過要放棄,但是卻又極度極度的不甘心。人生裡第一次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,以及想要什麼,我不要自己徒勞無功、功虧一簣。前幾次考試時,明知道就只能當炮灰大隊的一員,但我都不願白白浪費交出的報名費,每一次都當作是在給自己累積經驗。白天上班、晚上補習班、凌晨啃書、假日關在圖書館,一晃眼就是五、六年,那幾年的黃金歲月,就這樣殘酷地流走。犧牲日常休閒、犧牲和朋友玩樂、犧牲愛美及打扮、犧牲愛看漫畫、犧牲亂轉電視,犧牲任何一點以前常有的發呆空閒,犧牲一切就為了等一個結果──金榜題名。就像在求得願望之前,要先在惡魔的賣身契上滴下自己的鮮血一樣,必須放棄原本隨意自在的所有。

賴農維老師曾勉勵我們:考試是條孤單長路。而這條國考路,彷彿像是條暗無天日的崎嶇山路,每個人都摸索著煎熬著,埋頭前行且不知道盡頭,這一路走來的辛苦,也只有走過的人,才能夠體會。地獄大概不過如此吧?相信所有投身此道的同學們應該都是心有戚戚焉的。『名不顯時心不朽、再挑燈火看文章』,在我們自願的在靈魂套上了名叫國考生的枷鎖之後,就開始沒日沒夜地被恐懼與未知追趕。白天裡努力的按表操課,夜晚進入了夢裡都還能連戲,很認真的看著自己在課本上畫線,將重點專心刻在腦海裡。

現在的我回想起來真不知道當時,在冥冥之中究竟是什麼強大的力量,驅使著我一直往前走,夜半挑燈必定是國考生們共有的記號,熬夜熬的幾乎起不了床去上班,趕車補習時在公車上背法條累到睡著,而休息的小小空檔則是專心數著手裡密密麻麻的課表,即使心很累了卻不敢讓身體停下來。精神遊走於時間的鋼索上,在現實與理想間來回搖晃,辛苦的國考生們阿,滴答滴答的光陰裡都是煎熬。拼命加強基本功之後再觸類旁通,緊接著經過無數回上考場提筆廝殺後,最終,我等到了打開牢籠、鬆開枷鎖的聲音,戴上以荊棘編織的桂冠──榮登金榜。

從88年投身國考,直至93年不再考試,回顧當時除了上班以外,我所有的重心就只有安靜的讀書而已,和朋友吃喝玩樂的次數可以數的出來,和家人相處的溫馨記憶也很少。印象深刻的則乎都是補習班裡的老師們以及一起打拼的同學。話說,老師的教學風格對學生真的有絕對的影響力,因為好的老師讓你上天堂,不好的老師讓你住套房啊!

以我個人也曾是萬年考生的經歷來說,志光的老師們都很令我懷念,每一位都有自己的個人風格及學生粉絲,例如:俊美與智慧並重,英雄與俠義化身的齊天老師,串連古今、說學逗唱、見解精闢、博學多聞,時常引得同學們哄堂大笑,直到現在我都還很想念他字正腔圓的嗓音。

還有祝願我們前程光明的程明老師,雖然老師上課很愛刻版書,在課堂上也偶而會抱怨同學的抱怨,但是他卻仍願意不厭其煩的繼續親自寫一遍,身體力行的帶領同學如何去寫題目,其實老師真的也抄得很辛苦阿!

宋文老師,每次上他的課,我都不敢坐在擴音器下面,因為會有如雷貫耳的震撼感受,宋老師聲若洪鐘,就算不用拿麥克風講課,音量也可以中氣十足傳遍教室、一直正增強阿!最記得老師每講到一個段落就會問大家:「聽懂了沒有~~~?」同學們若想體會一下什麼叫做震耳欲聾,或者是會怕打瞌睡的話,那只要坐在擴音器下面就不怕睡著了喔。

雙語教學的賴農維老師也很有意思,我自己聽的懂台語,所以台語教學對我來講是沒問題的。雖然曾經因為有同學聽不懂台語,而對老師有不禮貌的反應,但是老實說用台語來敘述法理,真的有比較傳神啦,每次老師提到行政處分的要件都會說:「行政處分A包子有六種餡兒,同學阿!來!看嘪哩厚!第一哩餡兒係蝦米哩….。」還有看老師在黑板上的“田”字裡數法條,點一下就代表一條,更神。

性情中人的陳志宇老師,集鐵漢與柔情於一身的漢子,說話時語調裡總帶點行走江湖的俠義之氣,偶而教學講到精采的地方,還會拍講桌,時不時還會脫口而出說一些很合氣氛的語助詞,個人風格很吸引人。話說,當年我考取四等民政的法緒申論就拿了80分,非常謝謝他。

其他的,還有美麗聰慧的唐歆老師,她的課堂上一定會吸引很多男粉絲找她問問題。如朋友一般的林茵老師,很能跟學生搏感情,私人事情找她也很樂意幫忙解決。親切幽默的趙宏老師、搞笑健壯很愛講冷笑話的的周原老師、說話鼻音很重的程怡老師、頭髮分的很旁邊的姚中老師、喝玫瑰茶喝到頻拉肚子的王飛鴻老師……等等,無法一一列舉,但每位都是盡心盡力幫助同學們上榜的有力推手。而且,真的多虧有這麼多強而有力的優秀名師,才能讓我連續兩次考取,並拿到志光頒發的999純金考取金牌,不是神豬金牌喔,哈哈!直現在我都還把這兩面曾經的榮耀保存的好好的,每次拿出來看都還是能想起那令人激奮的時刻。

如今補習班裡有很多人仍在努力,很多人已經離開,像流水般的來去龐大卻沒有聲息。國考畢竟是長期抗戰,成敗的結局誰也無法預料,努力投入的時間、精力與金錢,就像東去的流水一般,沒日沒夜的奔流而去,一點聲息也沒有,這要多強大的毅力才能堅持到最後呢,相信所有躍上龍門的志光同學們,大概都是經歷過這曾經滄海的歷程的吧?

從補習班畢業後,接著就是該面對朝八晚五的工作。進入行政體系也好幾年了,這段期間真是讓我感觸良多,也總令我想起宋文老師曾告戒我們的“與人為善”四個字。很多同學剛分發到的單位可能會是不如意的地方,也許是工作不好做,也或許會是長官或同事不好相處,在受訓時也可以聽到不少人趁機大吐苦水……。

也許我們在考取前對公務人員的工作有過不切實際的假想,也或者是認為考取了就是生命的救贖。以致於當實務上面對棘手的問題,或是不平的待遇時,心裡便會覺得承受了無比惱人的壓力,不知要怎麼扭轉情勢或是紓發情緒,但不論如何,最困難的仗我們都打過了,而我們也有了薪資穩定的優勢,相信不管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,時間都會是最好的良藥。畢竟我們都拼死拼活的擠過了這道窄門,只要莫忘初衷,心境轉路也就會跟著轉。

有一首詩說:「手把青秧插滿田,低頭便見水中天,心地清淨方為道,退步原來是向前。」願與同學們共同勉勵,謝謝。

作者:鄭貞